“我们一般提前一周订货,这两天还有美国的龙虾,下一批已经没有了。

我们是以落地时间为准的,坚持到最后一刻吧。”

7月6日晚6点半,饭点儿到了,“超级物种”北京长楹天街店的客人多了起来。门店内的波龙工坊处在中间位置,左侧连着鲑鱼工坊,右侧接着盒牛工坊。“销量不错,每天能卖几百只。”超级物种北京区总经理张铁成说。

几百只鲜活的波士顿龙虾分为大中小三种型号,被依次放在上中下三层暂养池里养着,价格也不一样,越大越贵。

“要这个。”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挑中了一只中型波龙。“一斤八两,189元。”收银员把龙虾传到后厨。餐桌一旁,男子的妻儿等待龙虾出炉。十几分钟后,青褐色的大龙虾经过烹饪后变成了红色,鲜亮鲜亮的。

“我们在开设超级物种之前做过很多市场调研,发现在中高端消费产品中,波龙、鲑鱼和牛排的销量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张铁成说,“我们今年的计划是,将超级物种的门店数量扩张到100家。”

这样火爆的波士顿龙虾,产地却并非美国的波士顿,而是广阔的北美洲大西洋水域,特别是加拿大海洋省份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美国的缅因州和马萨诸塞州。因为波士顿曾经是北美海产品的集散中心,加拿大龙虾也大多在这里进行交易,所以,做海产生意的华人便把这些来自北美洲的大龙虾都叫做“波士顿龙虾”,或者干脆简称为“波龙”。

陈贤志是湖北人,1994年,他顺着民工潮涌入深圳,在一家海鲜店里工作,从此开始接触龙虾行业。“那时候,澳龙价格昂贵,肉质鲜美,属于高端消费。最初是香港人吃,然后传到广州、上海等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在内陆城市,澳龙仅仅出现在高档餐厅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2011年,学徒成师的陈贤志前往上海,开了自己的生鲜店――鸿永福水产行,主卖龙虾,基本上都是产自澳大利亚的龙虾,也就是他所说的“澳龙”。

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后,陈贤志感觉到了一些变化: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种类的海鲜开始出现在中国市场上。对于加拿大来说,这样的机遇来得正是时候。

2009年,加拿大龙虾的主要市场美国和欧洲正在遭遇金融危机,龙虾销量骤减。同年,加拿大的龙虾捕捞量却创出新高。供大于求的情况使得龙虾价格大跌,本地贸易商不得不开始寻找美国和欧洲以外的市场。

“大龙虾看起来雄壮威武,请客吃饭上一只波龙很有面子,关键是价格比澳龙便宜好几倍。”顺景发集团运营部总经理马永先说,从那时起,击中中国消费者心理的加拿大龙虾开始代替澳龙占据了国内龙虾市场。

到了2012年,美国缅因州龙虾利用全年可以捕捞的优势,也成功打入了中国市场。

当年,缅因州龙虾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龙虾的价格跌到20年来的最低。为了拯救龙虾产业,缅因州政府与贸易协会把目光转向了中国。直到2016年,中国占美国出口龙虾的比例从2009年的1%上升至15%,成为美国第二大龙虾出口市场。《华盛顿邮报》称,中国市场拯救了缅因州的龙虾产业。

“对于我们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市场很难。”丹•菲利普斯(DanPhillips)说,“然而,眼下的中美贸易冲突让我们很难再和中国人做生意。”37岁的菲利普斯是绿头龙虾(Greenheadlobster)公司主管中国市场的经理。这家公司就位于缅因州。

作家三毛说,如果要选一个理想的家园,她会挑选缅因州。

缅因州位于美国东北角的新英格兰地区,南临大西洋,北接加拿大魁北克,向西是新罕布什尔州,向东是加拿大的纽布伦斯维克省。北美大陆广阔的东海岸没有污染,寒冷的北大西洋流为龙虾生长提供了优良的环境,美国75%的龙虾来源于此。

绿头公司的渔民们每天早上5点左右出海,渔船上装满了诱饵和陷笼。沿着海岸线,他们把陷笼放入海水中,随后撒入诱饵,最后用绳子将上钩的龙虾捞上来。平均下来,渔民们每天要捞200〜300个陷笼。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属于同一海水水域的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渔民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新斯科舍省是加拿大东部沿海四省之一,盛产龙虾。据统计,目前中国市场上90%的鲜活加拿大龙虾都产自于该省。渔民们搭乘两三人的小船,用传统的方式捕捞。他们检查陷笼内每只龙虾的大小,并将产卵的雌龙虾和小龙虾放回海里。

加拿大将大西洋海域分为41个龙虾捕捞区,其中最大的捕捞区为33区和34区,位于新斯科舍省南部海岸。为保障龙虾资源的可持续发展,除了远海渔场外,加拿大法律不允许全年捕捞,每个龙虾捕捞区都有规定的捕捞季节,多数捕捞区在规定的捕捞季节外停止捕捞,让龙虾产卵、生长,保证提供给消费者高质量的龙虾。

新斯科舍省提供三种不同种类的龙虾:冻品、加工品和鲜活龙虾。按照相应的用途,捕捞上来的龙虾或直接卸载在岸边的冷链车内,或直接上加工线,而鲜活的龙虾则被放进接近海水自然环境的暂养池。近几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龙虾价值和数量增长很快。以新斯科舍省为例,仅2013年到2014年进口额就从3000万加元增长到6000万加元。而2005年,这个数字仅为140万加元。2017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龙虾已经达到10738吨,价值达1.586亿美元。

同样大幅度的增长也发生在美国缅因州。绿头公司的龙虾出口量从多年前的平均每周1.5吨〜2吨,增长到如今的15吨〜18吨。菲利普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和中国客户的合作令我们的龙虾卖得很好。”

然而,最近几周,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中美贸易冲突的阴云对缅因州的龙虾产业发生了影响。

2018年6月15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对约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其中对第一批约34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从2018年7月6日起实施。作为反击,中国也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的关税自7月6日起实施。在这些商品清单中,第151项即为活、鲜、冷的美洲螯龙虾――它就是波士顿龙虾的学名。

顺景发成立于1989年,当时,中国海产市场尚未形成。如今,顺景发在华北、华东、华南、西部区域的大型水产市场都设立了线下直营店。

孙师傅是顺景发的专职提货司机,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了12年。7月5日,他开着冷链车将关税增加前的最后一批美国龙虾运到京深水产市场顺景发第二分店。

7月6日,和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孙师傅和同事赶往机场。这一天,他要接的这批活龙虾就是从加拿大空运过来的了。

飞机16点05分落地,但不能马上取货。从飞机上卸载货物到装载到冷链车上要经过点货、检疫、清关等一系列程序,大概需要3个小时。装货要由孙师傅和同事两个人完成。“因为波龙是活的,如果机场工作人员在搬运过程中造成死亡,这个责任就说不清楚了,所以只能我们自己轻轻地搬。”

保持鲜活度是海鲜运输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当货物抵达京深水产市场后,店里的装卸工和分拣工开始忙碌起来。他们打开箱子,把断腿的和死了的龙虾挑出来,将剩下的活龙虾按照活度、规格分类,分别放在指定的暂养池内。

龙虾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活度变弱,所以首先要把龙虾放在接近大西洋海水水质的暂养池里“缓一缓”。两三个小时后,龙虾变得活跃起来,才可以卖给商家。

当这批龙虾被安顿下来的时候,已是深夜,活跃在市场上的各地经销商早已散去。这个夜晚,这些来自遥远的北美大陆的龙虾暂且可以在北京安心地度过。

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店里的林经理把客户的订单统计了出来。按照订单,分拣工们将符合规格的龙虾挑出来放在筐子里。龙虾从240克到1800克被分成不同的规格,每种规格的价钱都不一样。

沿着顺景发第二门店向东走500米,穿过大大小小的水产店,就到达物流中心。全国各地的冷链车分不同时间段停靠在这里。发往不同城市的冷链车在物流中心停留。

中午10点左右,水产店的装卸工将他们店里的波龙,连同三文鱼、面包蟹、小龙虾等海鲜陆续装进一辆开往哈尔滨的冷链车里。长达十几米的冷链车能装20多吨货物。经过七八个小时的长途车程,包括波龙在内的海鲜将抵达哈尔滨的水产市场。就这样,通过各地的冷链车,从加拿大和美国进口的波士顿龙虾运送到全国各地。

“我们一般提前一周订货,这两天还有美国的龙虾,下一批已经没有了。我们是以落地时间为准的,坚持到最后一刻吧。”马永先算计的“最后一刻”,是中国加征美国商品关税的日子。

一位曾经每周进口9吨〜10吨龙虾的中国进口商,在加征关税当周的进口量就减少了80%〜90%。“关税的增加导致美国龙虾的价格优势不再,这使得中国进口商不愿意再进口美国龙虾。”《海鲜指南》的记者陈磊说。

原来,美国龙虾和加拿大龙虾的关税同为7%,7月6日起加征25%关税后,美国龙虾的关税变为32%,与加拿大的龙虾差价拉大。陈磊说,在加征关税的同时,中国海关也加强了对波龙的抽检力度。“一般情况下假如扣检两天,龙虾的存活率会大大降低,很多龙虾还没等运到市场就已经死了。”

在中国,北京、上海和广州是主要的波士顿龙虾集散中心。其中,又以上海为最大。上海江阳水产市场是华东地区经营规模最大的市场,市场副总经理徐凯透露,整个市场共有上百家商户销售波龙,其中专门做波龙的有20多家。

陈贤志根据自己开店十多年的经验推算,上海进口波龙的数量占全国的60%〜70%,北京约占20%,广州约占15%。

受中美贸易冲突的影响,眼下市场上美国龙虾的数量与去年相比明显减少。现阶段,多数商家不再进口美国龙虾。“政府对美国所有的水产品都加征关税,如果波龙是这样,那么其他水产品也是这样。”马永先说,“我们改变不了政策,只能在冲突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争取把危机转变成机遇。”

马永先和丈夫都是海鲜爱好者。“晚上不想做饭了,我们俩就一人一只龙虾或者面包蟹,100块钱左右就能吃饱。”她说。

“特别是这三四年,明显感觉市面上的波龙多了很多,很流行。”马永先认为,这与加拿大政府机构的推动有关,特别是与电商平台的合作让龙虾爆红。

2015年,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天猫生鲜合作,以外国政府首次与中国电商平台共建标准为噱头举行了春捕活动。当天,“加拿大龙虾春季首捕预售”在“喵鲜生”和“聚划算”两个平台同时开放,整个活动共卖出14万只加拿大龙虾。

继阿里巴巴之后,京东生鲜也将新斯科舍省作为直采地。2017年7月14日,京东推出首个“海外国际专场-加拿大好物节”。79元就能买到一只加拿大进口鲜活龙虾,把活动推向高潮。活动当天就卖出了14万只加拿大龙虾。

种种销售奇迹的背后是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崛起。

马永先时刻关注着龙虾的消费人群。她发现,龙虾除了自带中产阶级属性外还有时尚和健康的属性。在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的店面里,18岁〜24岁的年轻顾客并不少见,爸爸、妈妈带着孩子一家人来吃龙虾的现象也有很多。

从加拿大或美国直采的龙虾直接运到门店,一经厨师烹饪便可以消费。这种以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模式省去了中间环节,降低了龙虾的消费成本。

据天猫数据统计,2018年春节,进口生鲜成交额比去年增长近300%,智利帝王蟹、波士顿大龙虾、新西兰长寿鱼、加拿大北极虾等进口生鲜成为“硬菜担当”。

面对新零售模式给海产行业带来的冲击,仍旧采用传统模式经营的陈贤志感到竞争压力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难做。

“海产行业压缩产业链,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马永先认为,去中心化的过程会让市场变得更加透明,而其中省下的费用则会让利于消费者。

然而,在遥远的美国缅因州,菲利普斯眼看着来自中国的订单在大量减少。龙虾产业的基地在农村地区,这些地区几乎完全依赖龙虾来提供就业和经济活动。中美贸易冲突开始之后,在面对就业和经济方面压力的情况下,缅因州龙虾产业不得不再次艰难地寻找可以开拓的市场。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1小时前 - “我们一般提前一周订货,这两天还有美国的龙虾,下一批已经没有了。 我们是以落地时间为准的,坚持到最后一刻吧。” 文/韩晓丹 7月6日晚6点半,饭...

2小时前 - “坚持到最后一刻” 然而,最近几周,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中美贸易冲突的阴...7月5日,他开着冷链车将关税增加前最后一批美国龙虾运到京深水产市场顺...

3小时前 - 这样火爆的波士顿龙虾,产地却并非美国的波士顿,而是广阔的北美洲大西洋水域...“坚持到最后一刻” 然而,最近几周,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中美贸易冲突的阴...

3天前 - 美国龙虾的最后一刻” 文/韩晓丹 “我们一般提前一周订货,这两天还有美国的龙虾,下一批已经没有了。我们是以落地时间为准的,坚持到最后一刻吧。”...

2018年6月6日 - 近日,国内一个“小龙虾断臂求生”的视频火遍了全球,福克斯新闻用“难以置信”一...谁也不愿意自己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刻是被活活煮死的... 看到这些努力...

2018年6月8日 - 谁也不愿意自己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刻是被活活煮死的... 看到这些努力求生的小龙虾, 大家内心深处会有怎样的声音? 除了坚强的小龙虾,还有这群坚强的螃...

吃播情侣:超级大龙虾+海鲜,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3567次播放 00:26 想吃面包...来自美国的大胃王美少女富婆吃蟹中之王,炫耀完全停不下来 1185次播放 05:10...

2016年11月9日 - 【这一段的题目叫做下次去 美国 一定要坐直航】 9月出发,7月才着手买机票,...波士顿 —— 吃着龙虾唱着歌、住着别墅,出门还有专人专车陪伴(感谢emily...

写文这桩事计划中该从容不迫的,但是实际上我总是拖到在最后一刻才出稿。 ...可是有个菜我做不来,那就是小龙虾。 确切说是我在上海,买不到能达到南京普...

1天前 - 一根钓竿,一条丝线,唤醒了童年的美好回忆;一盒彩笔,一幅10米画卷,勾勒出龙虾的多彩生活……6月10日,合肥龙虾原产地之旅首站走进虾苗供应基地长丰县...